高中 高中

高中我们就像是一群受初中老师 初中作业摆布的羊羔
为了自由疯狂的冲出初中的羊圈却只跑到了一个比初中稍微大那么点的高级羊圈里
结果疯狂的高中生活开始。。。。。。。。。

记得那时的诸葛是双下巴
那时的小锦被我们气的大哭
记得被帅波大喊极度猥琐的严越志
那时呆呆的地理老师刘俊
记得我有一个亲戚的郑金妹

记得鸡总半夜三更的电话
总是困扰着我和波神
记得午休的大富翁
受害的却是我
记得sb的游戏王
也不知道是哪个二货
把一堆牌放我床头
害的我可能至今都有一张照片落在小锦手里
记得宝康还在热恋
听说还是申晓庆搭的线
嫖哥那么腼腆

记得那次的深夜一点
记得那时的纠结
还害得陈坚苦逼的被我们吵着
记得那时的懵懂
对于爱情的不理解

记得那时班里美女挺多的
王婧竟然是班长
于雅璐一直是副班的关注对象
吴晗下手依然很重
申晓庆和刘扬比的永远是谁的数学及格
黄丹雯吸引着不少人的目光
。。。。。

记得那时
花了一个星期的地理历史课把挪威的森林看完
但牛逼的百度花了短短的两天周末
。。。。。。。。。
后来我们班散了
高一结束了

高二 其实是挺二的
因为我就是二班的
地雷是高二分班唯一认识的
那时和伟强坐
那时他和谁闹什么矛盾
挺想帮帮他的
结果。。。。。。
谁知没几天买花又搭上一个
谁知没几天来更我说分了
。。。
苦逼的地雷挣扎在11班
却在二班被粘着
小高苦苦等待
地雷苦苦撮合

光头的头依然是那么的光
陈涛还是那么的傻逼
还听说花花偷别人小内
应俊还在研究电子产品
伟哥玩着q宠大乐斗
也不知道现在几级
钱宁 盛宜华跟着应俊变黄了
。。。。
记得那是的张大姐
管植物叫“我们植物”
王金华的搞笑以及那超过1000度厚的镜片
馒头依然被欺负
自习课出了名的乱
后来地雷来了劲
买了发胶
天天换发型
前一天还是正常的学生头
隔天就变赛亚人
在后来被沙皮抓
呆在家反思一个星期
我不高但坐最后
那个位置宽的
和晓峰上课分东西吃
后来换了婷姐一切照旧
该吃的还在吃 该玩依然在玩

后来前面的激进分子不爽了
实施措施
但结果依然
当桌子上贴满纸条
抽屉里塞满试卷的时候
我们知道高中就快结束了
每天5点半
晚上10点
总之一切向着月亮前进
在之后就高考了
有人哭了
有人笑了
有人不痛不痒
有人复读了
有人深思熟虑的看学校
有人虔诚的烧香拜佛
。。。。。。。。。。
现在大家真的要散了
高中着场戏的帷幕拉下
大家都应该幸福点
我说的对吗?